评论

油罐车运输乱象普遍存在?金龙鱼、鲁花等企业回应

连日来,“油罐车运输乱象”引发舆论关注。

《新京报》7月2日报道称,在追踪调查时发现,两辆刚卸完煤制油的罐车,在并未洗罐的情况下,顺利装上了食用油,涉及的食用油企业分别是汇福粮油集团中储粮油脂(天津)有限公司

此外,《新京报》报道中还提到,国内许多普货罐车运输的液体并不固定,既承接糖浆、大豆油等可食用液体,也运送煤制油等化工类液体。有罐车司机透露,食品类液体和化工液体运输混用且不清洗,已是罐车运输行业里公开的秘密。

来源:新京报

值得注意的是,连日来,金龙鱼、京粮控股、鲁花等多家企业在面对投资者咨询时,均回应称不存在上述不合规的现象。

搜狐美食综合多方报道发现,早在2015年,湖南都市和经视的新闻节目《真相大调查》,就曾详细报道过油罐车违规混装乱象,为何这种乱象难以被禁止?用煤制油罐车运输的食用油,可能流向了哪里?

01

涉事企业发文回应,并下架商品

7月6日,涉事企业之一的中储粮集团公开发文表示,已要求直属企业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在全系统深入开展粮油运输工具污染风险专项大排查;7月8日,另一涉事企业汇福粮油集团工作人员回应称,官方已介入调查,公司正在等官方通报,并称涉事产品为客户自提的散装油。

此次报道涉及的企业分别为中储粮油脂(天津)有限公司和汇福粮油集团。中储粮官网显示,集团公司成立于2000年,5月18日,总部位于北京,旗下有金鼎、鼎皇、华鼎、俏厨等食用油品牌,是经国务院批准组建的涉及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国有大型重要骨干企业。

而公开资料显示,汇福粮油集团始建于1999年10月,是以大豆加工为主的综合性企业集团,为国家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拥有汇福、金汇福、全汇福、福满盈、福香等多个食品类别的注册商标。对于此次事件,汇福粮油集团工作人员回应称,卖出的散油都是客户自提的油,不清楚客户渠道流向是餐饮为主还是零售为主,唯独不是“汇福“牌的。

搜索发现,在电商平台上,只有金鼎这一品牌有官方旗舰店,其他品牌虽然没有旗舰店,但在电商平台中依旧有产品在售。截止发稿,搜狐美食发现金鼎官方旗舰店产品均下架。金鼎客服回应称,产品下架代表当前产品已卖完售罄,金鼎食用油所有产品均符合国家有关食品安全标准。

02

多家食用油企业回应投资者问询

据东方财富网报道,截至8日收盘,食用油概念股整体下跌。道道全午后开盘一度拉升触及涨停,收盘报7.35元,涨1.52%,而金龙鱼、金健米业、西王食品、苏垦农发、中粮科技均微跌。

此外,该乱象曝光后,有关化工油食用油罐车混用事件在全网备受关注,多家企业被投资者多次询问公司运输食用油是否会清洗罐车。7月9日,国务院食安办成立联合调查组彻查食用油罐车运输环节有关问题,多家食用油企业纷纷作出公开表态。

7月9日晚间,金龙鱼在平台发文回应称,集团内组织了全面自查,自查结果显示:集团各企业在散装食用油安全运输中充分履行了监管责任,运输车辆都进行了严格的查验、检验手续。”

7月9日,鲁花集团发布关于山东鲁花集团对食用油运输管控情况的说明,说明中提到,公司必须使用食用油专用罐运输食用油。且装油前,需对食用油专用罐车油罐内外壁进行彻底清洁干燥,油品运输全过程GPS记录。

综合多方消息,道道全、金健米业和西王食品多家企业均称,不存在油罐混用的情况。此外,早在7月5日,京粮控股也回应表示,公司在网络上发现相关信息后,第一时间组织相关子企业开展自查,经全面评估,不存在此类情况。

03

用煤油罐车运输的食用油,可能流向哪里?

据界面新闻7月8日报道,涉事两家企业为食用油的生产加工企业,它们的油主要通过两种方式流通到消费端。一种是以散装卖给客户,这些客户通常是中小型的食用油分装工厂,生产桶装食用油再卖给消费者或者是需求量较大的食品加工企业和餐饮服务企业。另一种则是直接包装成桶装食用调,以自有品牌通过渠道和经销商卖给个人或企业消费者。

从上述汇福粮油的回应可以得知,用煤制油罐车运输的为客户自提的“散油”,并非其自有品牌。目前,针对上述事件,两家公司都表示自己品牌的食用油是安全的。

那么,用煤制油罐车运输的食用油可能流向了哪里?界面新闻此前报道称,在汇福粮油官方公众号的一则推文中,部分被汇福粮油称为散油销售客户的名单中,包括了三河亚王食品、上海浦耀农产品、上海楷烨粮油、北京世纪悦福、众和裕丰粮油、天津华科科技、保定宏海粮油、方顺联合粮油、沈阳中城供应链。

搜狐美食检索名单后发现,上述公司中,有不少做的是餐饮供应链的生意。此外,截止发稿,中储粮油脂(天津)与汇福粮油两家公司均尚未公布涉事食用油所流向的企业名单。

04

混装乱象为何难以禁止?

早在2015年,就出现过食品类液体和化工液体运输混用且不清洗的情况。9年前,湖南都市和经视的新闻节目《真相大调查》记者走访发现,湖南衡阳、永州等地不少罐车装载强腐蚀性化学品运送到目的地后,为节约成本避免车辆放空回程,仅在简单清水冲洗后,就在当地装载食用油运回。

9年前的问题再次重演,问题到底出在哪?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研究员陆明涛表示,用工业油罐运食用油的事件,可能是因为市场由完全松散的独立承包商所主导的结果。这些独立承包商或个体户由于没有公司管理,加上粗放发展,导致行业整体上呈现“小散乱”的局面。此外,由于长期的低价竞争,整个货运市场运费偏低,出现劣币追逐良币。

此外,据蓝鲸新闻报道,目前食用油在运输方面尚缺乏明确的国家强制标准,此外,尽管法律法规和监管措施存在,但仍存在执行不力、企业责任意识不足和处罚力度不够等原因。

食用油为千家万户入口之物。根据国家粮油信息中心今年3月发布的《油脂油料市场供需状况月报》,预测 2023/24年度我国食用植物油生产量3279万吨,同比增加50万吨。可以说,食品安全问题关乎千家万户,丝毫马虎不得。

从长远来看,超大人口规模产生的巨大食品供给下,要杜绝后患,就得补上漏洞,让标准和责任更加明晰,让相关责任方有切肤之痛,才能对后来者形成震慑力。这或许也需要相关监管部门、媒体及社会力量等多元主体共同参与,形成合力。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