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清远三州手撕鸡骨留清韵,客人如“饿狼”只留纹路清晰的骨头一根

原标题:清远三州手撕鸡骨留清韵,客人如“饿狼”只留纹路清晰的骨头一根

饿狼之势,非虚言也。客人入座,其目直勾勾盯着桌上之清远三州手撕鸡,仿佛已闻其香,已触其嫩。待鸡上桌,雾气缭绕,香飘四溢,客之眼更是闪烁不定,手已蠢蠢欲动。

手撕鸡,非寻常之鸡。其鸡选自清远三州之地,饮山泉水,食山野之虫草,故肉质鲜嫩,非比寻常。再经厨师之手,以火候、调料,恰到好处,更添其美味。此鸡一出,满室皆香,令人垂涎。

客人终是按捺不住,筷子如飞,如风卷残云,瞬间,桌上之鸡已化为狼藉。只见骨头一根,纹路清晰,如艺术品般,静静躺在桌上。而客人,则是一脸满足,眼中闪烁着得意之光。

吾观此景,不禁哑然。饿狼之势,真乃名不虚传。此客,吃鸡如狼,干净利落,不留一丝余地。想其平日,亦或常饿,或是真乃食性之人。然,吃相虽狼,却也有其可爱之处。如此,方显人生百态,各有千秋。

清远三州手撕鸡,名不虚传。其美味,已让饿狼为之倾倒。而此鸡之背后,更有清远三州之山水、风土、人情。鸡,不过是其中之一,而背后之故事,却更为丰富。

客如饿狼,吃尽此鸡,却留下一根骨头。此骨,或许可视为他对此鸡、对此地之记忆。日后提起,或许会说:“吾曾饿狼般吃过三州之手撕鸡,仅留此骨为证。”

此事虽小,却也可见大千世界之无奇不有。人生在世,吃吃喝喝,本为常态。而吃相如何,背后又有何故事,却值得细细品味。

此事,或许可记为一笑,却也可引发深思。生活,不就是这样吗?有时,我们为了那一口美味,也会展现出“饿狼”之势,但留下的,或许不仅仅是满足,更有那些值得回味的记忆与故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