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白居易酒‖ 一杯酒!串联了时空,沉醉了千年

原标题:白居易酒‖ 一杯酒!串联了时空,沉醉了千年

酱香酒,自出生的那一刻起,便有着无尽的美名与赞歌。有人沉溺于其味,2000多种芳香物质随风萦纡而来,馥郁的口感穿越层层阻碍直击味蕾,享受着给予身心的灵魂一击。也有人独爱其形,无色却能渲染万物,于杯盏中器皿间不拘一格化形万千。

细数酱香酒的种种,各有千秋。例如同为12987酿制工艺酿造,但细微的细节处理便能让一坛好酒锦上添花。

就像白居易酱酒,将极致的细节把控融入日常的酿酒工作中,以匠心酿造酱酒,用一杯好酒来连接时空文化。

好酒之始,源于好料。肥沃的土地,奔腾的河水,为红缨子糯高粱的诞生筑下契机。而饱满圆润的红缨子糯高粱则是酿白居易酱香酒的必备原料,软糯耐蒸的特性在高温的反复锤炼下成为酱香酒的养料。高于95℃的水温,在保证高粱吸收水分的同时润泽渣滓洗净尘杂。

润泽之后,即为蒸煮。高温的浸泡,破开了高粱厚重的防御,在水蒸气不断提供的热浪下,白嫩的果肉倾泻而出,均匀的铺摊在蒸甑上。距离酿酒,仍需几道繁复的工艺。摊晾,是酿酒工艺中极为重要的步骤,30℃的恒温,水分的不断流失,都是对酿酒师手心合一的层层考验,毫厘的差距,让酒的口感差之千里,这也是酱香酒难以酿制的原因之一,与其说是工艺的考究,倒不如说是对精神、对经验的考究。

酒曲的按量加入,为红缨子高粱塑造了一条通往酿酒世界的通道。传承古法技艺,以固定比例,先后八次掺入酒曲,充分的搅拌使得两者的分子快速相融,为发酵提供了契机。温度是发酵的重要因素,也是白居易酒酿酒师的必修课。四季的变换,气温的起伏,仅凭一双巧手的感知便能知之甚详。

如果说发酵是酿酒师对温度的调控,那收堆则是对温度的绝对把控。23℃—26℃,3℃的温差将茅台镇上百年的酿酒工艺以数字的形式牢牢把握。酒曲的发酵催动着温度的变化,当圆堆的顶部升至48℃-52℃时,为下窖提供了契机。时间的锤炼,锻造的不只是经验丰富的酿酒师,还有取酒的酒糟。取酒前后共计分为七次,且每取一次,便需重复以上步骤。

酒亦人生,人生亦酒。对于往来者,它总是不吝其就,也不问来往。犹如一面明镜,将人生阅历投影至其中,酸甜苦辣,山川大海,在点滴间波涛汹涌跌宕起伏,却又逐渐的归于平淡形迹缥缈,酒的意义是如此,人生亦是如此。

今天,端起酒杯我们总能寻觅知音,交朋结友,或许有着相仿的年纪,或许有着相似的经历。不论天南地北,五湖四海,以一杯好酒连接你我,连接时空文化,这也正是白居易酒的初衷,致力于打造一个酱酒文化的交流平台,向世界弘扬酱酒文化。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广东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